雲海龍吟

關於部落格
近年來,因鄉土教育風氣的盛行,各地方的文史工作團體也如雨後春筍般地紛紛成立,為地方文化貢獻心力,於是各項研究與田野調查也開始展開,藉此了解當地的地理、歷史、人文環境,有鑑於此吾人也希望為台南府城文史進一份心力,喚起遊子思鄉之情


攝影助理:林雨志

我的mail: lin92188129@gmail.com
  • 139789

    累積人氣

  • 49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鹿耳門古廟遺跡

清初黃叔敬所繪康熙台灣古圖中,鹿耳門北汕尾島上註明「媽宮」,即為媽祖廟之稱呼。清康熙五十八年由百官捐奉重建「天后宮」,奉祀天上聖母,後殿祀觀音,廟前植大榕三株。 至嘉慶初期海防同知與水師在廟堂左右增建文武二館(稽查館),廟殿共前、中、後三進,縱橫各達七十步,且廣開一百二十個大小門戶,俗稱「三落百二門」。 嘉慶十二年(西元1807年)之鹿耳連帆圖,媽祖宮的位置應該在鹿耳門島東北方的內海處。
道光十一年洪水氾濫,天后宮遭水淹,咸豐五年,台灣總鎮府邵連科與曾元福各官暨三郊公局等商賈捐資重建。 同治十年,曾文溪第二次改道,天后宮遭沖毀,主神「開基媽祖」金尊由廟祝與管理人等救出救後暫祀民家,開基媽就留在媽祖宮,此後每年輪流供奉於爐主廳堂。其餘的神像寄放在水仙宮,後移駕至海安宮奉祀,為「海安宮寄佛」之由來。每年的鹿耳門媽普渡儀式,改在水仙宮舉行,為「鹿耳寄普」之由來。 同治十三年,再度被洪水浸蝕,整座廟宇都均沉入鹿耳門溪底。1871年~1912年之間台江地貌以改變,而現今廟址也非原來的位置。 ------------------------------------------------------------------------------------- 大正二年(1913)有一艘五府千歲的王船自(泉州富美宮)停靠土城沿海,土城子庄民共同迎奉王船及王爺神位,議建廟宇。民國七年(西元1918年)落成,係祀奉王爺,初名保安宮。 當時媽祖宮庄因經濟困頓,尚未重建媽祖宮廟,海安宮後來轉洽土城人士同意接回海安宮臨時寄祀鹿耳媽等七十餘尊神像回鑾奉祀於保安宮後殿,配祀媽祖。保安宮於民國四十九年更名為「鹿耳門聖母廟」。 民國三十五年,顯宮里庄民決議鳩資重建,擇定古廟址偏南八百公尺處,建「鹿耳門天后宮」請回「開基媽祖」。 民國六十四年,鹿耳門聖母廟擇地重建,民國七十年(西元1981年)新廟址落成,更名為「正統鹿耳門聖母廟」。 原古廟被水患沖毀,所以確實遺址已難查考,隔著鹿耳門溪的顯宮和土城兩地各興建了「天后宮」和「聖母廟」,但古廟內遺物及遺蹟分別在土城和顯宮兩地發現,也引發了兩廟「正統」之爭,不管真相如何都是天后宮廟的延續。
古媽祖廟,於明永曆十五年(西元1661年)國姓爺登陸後,就在登岸處搭建媽祖廟供軍民膜拜,將隨艦的媽祖奉於此鎮駐,當時稱作「媽祖宮」,有「台灣之門」的稱呼。 在踏勘竹筏港遺址中也順便來到鹿耳門古廟遺跡,隨著指標走,至安清路與城南路交會口,從橋旁進入,繞到一處偏僻的魚塭旁。遠方就的看見「正統鹿耳門古廟遺跡」的牌子,旁邊紅色棚架就是鹿耳門古廟遺跡地點。 戶官楊英「從征實錄」記載國姓與侍從二人下小哨船,登陸於北汕尾島北岸,就在登岸處搭建媽祖廟,由此可知此處才是鄭成功登陸鹿耳門之正確地點。
紅色棚架內佇立著一塊,「鹿耳門原址天上聖母遺蹟紀念碑」的石碑
鹿耳門原址天上聖母遺蹟紀念碑。
如今廟宇不存當地民眾仍在此插香拜拜。
前方留有疑似古廟遺跡的地磚。
今紀念碑後方的漁塭為鹿耳門古廟遺跡所在地。於九十四年二月間在鹿耳門溪北岸的魚塭出土,疑似鹿耳門媽祖廟遺跡的磚牆、瓦片、方磚等建築物。 以下為當時開挖照片,各相關文史單位現場會勘。(翻拍紀念碑後方照片)
靠近顯宮橋附近的魚塭旁立有「BB308航測站」,這一帶四周都是漁塭很荒涼,繞了老半天終於找到。
雲兄用現今地圖比對,雖然有誤差,古鹿耳門港道約在城西街一帶,最有可能是鄭成功最初登陸鹿耳門之地點,但北緯二十三度零三分(古航道南岸),與「BB308航測站」 碑還差一段距離。 媽祖宮也可直稱鹿耳門南岸清代天后宮附近之村落,據荷蘭人所繪的圖,稱其為鹿耳門村。但用十七世紀熱蘭遮市附近的海圖疊圖中發現,今媽祖宮庄不在古鹿耳門島內, 媽祖宮於媽祖宮廟東南邊的民房,同治十年(1871)的洪水,沖毀土地和村莊,使村民遷至別處建庄,所以媽祖宮庄位置是有變動過的,如「傌粗經」、「媽祖宮庄」。
1895年臺灣地圖「傌粗經」就是遷村後媽祖宮庄的位置,約明治三十五年(1902)後遷至今顯宮里建庄。 日治時代媽祖宮庄包含了十二佃、本淵寮、媽祖宮、四草湖,光復之後劃分為顯宮里、鹿耳里、四草里。
舊保安宮位置於安中路六段、城北路交叉口,廟宇朝東。為正統鹿耳門聖母廟之前身,民國七十年(西元1981年)廢止。
以下為鹿耳門古廟遺跡之文物,今收藏於正統鹿耳門聖母廟內。 廟門前石獅,古代為「狻猊」,作用如同門神一般,鎮廟除煞。
磚瓦及瓷具為古廟當時所使用之瓷器碎片。
壁磚及柱石。
門枕石。
鹿耳門於清道光屢遭水患,聖母廟為洪水所浸,三郊與在地居民護廟遂立「箕水豹」石碑於聖母廟東北方十度,藉以鎮水。同治年間古廟傾毀,此石碑也亦湮沒,後來石碑出土的位置與方位,與記載、口傳相符 ,此為鹿耳門屢遭水患之證據。
後記: 同治年間,洪水浸蝕。1871年~1912年之間台江地貌以改變實無可考,若以地點論正統以無意義,所以雲兄偏向以主神論正統,而正統鹿耳門聖母廟迎回古廟神像是事實,就只差在民國45年史遺蹟考察隊與楊雲萍之論述里長家中的神像是否就是開基媽的說法,若是的話就是正統延續,但本人對神像目前無新事證也不敢下定論。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