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近年來,因鄉土教育風氣的盛行,各地方的文史工作團體也如雨後春筍般地紛紛成立,為地方文化貢獻心力,於是各項研究與田野調查也開始展開,藉此了解當地的地理、歷史、人文環境,有鑑於此吾人也希望為台南府城文史進一份心力,喚起遊子思鄉之情


攝影助理:林雨志

我的mail: lin92188129@gmail.com
  • 149058

    累積人氣

  • 32

    今日人氣

    3

    追蹤人氣

鄭成功攻台登陸地點與受降處之謎

鄭成功登鹿耳門地點: 延平王戶官楊英「從征實錄」有詳細記載...國姓與侍從二人下小哨船,登陸於北汕尾島北岸,今鹿耳門古廟遺跡處踏勘營地,於明永曆十五年(西元一六六一)率水師由鹿耳門港進入台江,但只登陸踏勘營地,至登陸紮營地係在禾寮港。


登陸紮營地點:關於鄭成功部隊的登陸地點,目前有兩種見解。 第一種是在現今的鹿耳門水道入台江於台南市禾寮港登陸,多數學者的看法。 第二種見解,隨著荷蘭古籍史料的新發現,有學者研判登陸地點為今永康市洲仔尾的禾寮港。 那到底在台南縣市的那個禾寮港呢 ? 延平王戶官楊英《從征實錄》及荷蘭土地測量師梅堅斯坦《梅氏日記》中禾寮港的記載確實是不同的地點。


14b032c1c7d002.bmp

鄭成功為了誓師北伐,接受何斌建議攻取台灣作為後盾,於西元1661年明永曆 15 年 3月 23日中午鄭成功自金門料羅灣率領4百艘船艦渡過臺灣海峽,3月24日進入馬公,在澎湖等後風勢,於4月30日(農曆 4月1日)在早上7點半登陸北線尾島北峰(今城西街一帶)至中午海水漲潮時通過鹿耳門水道,於進入臺江內海,(農曆 4月3日)北線尾贏得戰果,接著在以何斌率領洪暄先鋒艦船為嚮導,直搗普羅民遮城,於德慶溪北岸的禾寮港登陸。


14bacf50aef014.jpg

一般所認定的明鄭進軍路線,鄭軍登陸後先鋒部隊由馬信率領,包圍普羅民遮城,並進佔赤崁街。下午1時半,鄭軍已沿著海灘和赤崁北面紮營。


14b032c093cc96.png

江日昇《台灣外記》與楊英《從征實錄》所記載的大軍登陸地點皆在「禾寮港」即今臺南市西門路三段附近的三山國王廟,或裕民街三老爺宮廟一帶。三老爺宮與普羅民遮城約有一公里的距離。


14b032c0e51791.png

在廟前碑文刻有「國姓爺上陸頭暝安營之地」是由成大歷史系石教授所用(台語)撰寫,就是說「鄭成功入台首夜紮營之地」。第二天鄭成功將所有兵力移往「崙仔頂」〈今台南市東門圓環〉從紮營史跡去推論,鄭軍在台南市登陸是可以確定的。


14b032c124d5b2.png

解釋在石碑後面: 明永曆十五年四月初一西曆一六六一年四月三十日暗頭國姓爺率師上陸禾寮港北岸安營尖山西南坡梨園以圍赤崁城翌日移營崙仔頂及趕走荷蘭人後士民建廟於國姓爺上陸頭暝安營之地祀國姓爺與其部將二人顏稱三老爺宮。


14b032c039fe54.png

台南市文獻委員顏興出版的鄭成功反清復明記中,即載明鄭成功由禾寮港登岸,並撰有鄭成功登陸地點考察,作詳細考證,載於臺南文化四卷一期。於民族路與中成路口立有「禾寮港遺址」。


14b032bffe8cf1.png

沒注意看的話根本沒發現有這塊碑。在文獻中德慶溪的下游河段稱為禾寮港,並非我們所認知的停船港口。


14b080484282c4.bmp

1807台灣府-城池圖中的禾寮港處。小媽祖宮-開基天后宮 水仔尾-自強街 米街-新美街 紅毛樓-赤崁樓


14b910c73a3c1d.bmp

現今比對圖


第二種見解: 由荷蘭土地測量師梅堅斯坦《梅氏日記》記載:永曆十五年(一六六一)農曆四月初一,國姓爺先鋒部隊抵鹿耳門登岸紮營,於午後大軍齊進鹿耳門,通過台江內海,在柴頭港的磚窯附近(禾寮港)登岸。 然後兵分兩路,一溯柴頭港溪至馬房山頭(今開元寺一帶)折南;一沿馬房山腳海邊(今小北路)南下,兩隊並進,先頭部隊約於下午一時半抵達普羅民遮城北小溪(即德慶溪)後面紮營。 如果是的話,由於「禾寮港」是舊名,究竟位於台南縣何方呢 ?


以下摘錄自翁佳音,〈重覓鄭成功大軍登陸的舞台──臺灣近代初期史研究筆記(二)〉,收錄於《臺灣文獻》第五十二卷第三期,九十年九月。 鄭軍抵達時,正值大潮,船艦絡繹通過鹿耳門水道。上午十點左右,第一批船隻已在赤崁西北部的禾寮港(荷蘭文獻稱做 smeer drop)登陸。 洲仔尾上游,就是昔日「新港溪」鹽水溪出海口,所以禾寮港在柴頭港與新港溪口之間。而荷蘭文獻中所記載的鄭軍登陸地點為「士美村」(Smeerdorp),指「油脂之村」今車行一帶,並非等於是禾寮港。


14b87b3c17d00d.png

鹽水溪右岸往洲仔尾方向拍攝,洲仔尾一帶的河堤線就是當年台江海岸線,翁佳音指出此處就是鄭軍登陸地點禾寮港。


14e1fa21e151a7.png

今日的洲仔尾與鹽水溪口。


14b87b3b619a5f.png

下面就是鹽水溪左岸三民堤防18號水門處。

 

  其他登陸地點旁證:
從荷蘭文獻來看1661年4月30日,鄭軍有一分隊傍晚紮營的卡隆橋。其他則分別在琅嶠農場(Langkjeeuws hofstede)、磚窯(steenovens)駐紮,包圍普羅民遮城。 學者石萬壽於《台南府城防務的研究》乙書中提出卡隆橋應是在(今台南市永福路和府前路交叉口)因用磚建造的橋,又稱「莊雅橋」。


14bb2557dd4c45.jpg

府前路地方法院一帶古名「馬兵營」由於有福安坑溪流過作為水源,為提督馬信駐守馬兵之地。旁邊就是「莊雅橋」。 補充:連戰表示,開基祖先係隨鄭成功軍隊來台,當時的馬兵營(台南地方法院舊址),即鄭成功將領成立台灣第一個騎兵隊駐紮所在,家族就是在此立基營生,直至清末劉永福黑旗軍抗日,家族捐出房舍供作作戰指揮部,日本據台後,馬兵營被剷平。所以紮營卡隆橋的地點此處與記載較相符。


其二是學者翁佳音所提出在今永康市東橋里(舊稱小橋庄)於荷時所建造的磚橋,永康市的大、小橋,是卡隆長官所監督竣工,所以又稱卡隆橋。(大橋今開元橋)


琅嶠農場: 一、石萬壽先生《台南府城防務的研究》,3頁,台南:友寧出版,1985年2月。該書譯作「蘭克鳩農場」,並指出其位置應在今台南市府前路與西門路夾角一帶。 二、今台南市成功路大觀音亭一帶。


磚窯: 一、塗墼埕,墼音為「結」,接近「角」音。本地名甚為古老,在《台灣府志》已有記載,惟今日已鮮為人知,甚少人使用。其地名原由,或說因燒曬土埆磚而得名。(石萬壽,1985:4)其範圍在現今的下太子昆沙宮與台南監獄舊址一帶。 二、柴頭港附近在荷治時即有「柴頭港民社」,今府城小北門外六甲頂一帶,居民以製磚為業。


補充:(取自各地方的地方起源與變遷-台南) 所謂「赤崁社」,即荷蘭人所說的「Saccam」、「Chaccam」,早期此社之社民大多佔居於台南附近地區,以及隸屬於西南鯤身的「喜樹港」。 當時荷蘭人曾與此社之居民訂立契約購置土地,並於明朝永曆四年(西元1650年)在台南市修築「普羅明遮城」(今赤崁樓),又在城外積極建設市街,而在東北數里之處的古新化西里新市街附近(今日新市鄉社內、番子寮)劃定一特定區域,做為此社之新遷居地區,區域內並設立教會堂及學校,用以教化此社之社民。 後來移民依照「赤崁」之相近發音,兼採「新遷居之社」及「在港墘附近」之含意,而稱呼此社為「新港社」,荷蘭人則將之翻譯為「Shinkan」或「Zincan」等等。於是,原本出自同一語源之「赤崁」及「新港」二地名終於完全分離,其一被視為純漢字地名,另一則被視作源自平埔族之社名,遂使得「赤崁」之名的由來總被後人牽強附會地加以解釋。


探討心得: 雖然文獻記載有出入,但也有可能是現代的人解讀上的不同,所以有不同的看法。 我用「從征實錄」內所記載

1、「…是晚我舟齊到泊禾寮港,登岸紮營近街坊…是晚赤崁城夷長貓難實叮砲擊我營盤,焚馬廄粟倉,其赤崁街係我居民草厝…」。當時稱得上「街坊」只有普羅民遮城旁的十字街與赤崁街。

2、鄭軍進入台江內海,兵分三路,主部隊沿著西岸到了德慶溪入海的溪口,此地稱「水仔尾」在座東向西有一間草寮小屋,就是百姓崇祀的「媽祖寮仔」。當時鄭成功面向媽祖寮仔,祈求媽祖庇祐順利登陸。後來鄭成功下令用磚塊改建,為府城最早的媽祖廟以「開基」來冠稱。 也就是台南市「開基天后宮」- 台南市自強街12號。

3、而鄭國姓入台首夜紮營於尖山西南坡之後(尖山)今南市開基玉皇宮,台南縣記的沒有這個地名。

4、荷蘭梅氏日記亦載鄭軍在「普羅民西亞北邊公司的庭園小溪後面紮營」,公司庭園即今成功國小,小溪後面即德慶溪北方今三老爺宮一帶距離普羅民遮城約一公里,與先王實錄所錄相同。 以當時府城的地點名稱恰又與楊英紀錄內之記載不謀而合,因此不少學者堅信當年軍隊即是由台南市禾寮港一帶登陸。就算是從永康洲仔尾登陸,以「梅氏日記」來看離柴頭港溪是有一段距離,反到是德慶溪較近。而鄭經於一六六二年帶軍來台,由永康洲仔尾一帶登陸是沒錯的,所以有時會攪混。 然而鄭成功部隊的登陸地點,在外人看來像是台南縣市的學術爭議,如今縣市合併也希望回歸理性的探討。

以下石萬壽重申在南市登陸 記者張明蘭/南市報導 石萬壽表示,鄭成功最早的登台地點在哪裡?看鄭成功隨身且是最親信的戶官(鄭成功的財政官)楊英,親手撰寫的「先王實錄」最正確,堪稱是第一手史料。 石萬壽說,楊英當時幾乎和鄭成功形影不離,處理鄭成功軍隊的財政之外,也負責記錄鄭成功及其所帶領軍隊的一切事務。楊英在所撰寫的「先王實錄」裡清楚記載,鄭成功當時率領二百多艘軍船,最先從台南的鹿耳門登陸,接著再進到台江內海,二百多艘軍船沿著台江內海停靠著陸,範圍從現今永康市的鳥松洲仔尾地區到台南市的下林仔為止,所以這一帶的海岸,都有鄭軍的船隻上岸,上岸點好多個。 而由鄭成功親自乘坐帶領的主力軍船,則是在台南市的水仔尾地區(現今的開基天后宮附近)靠岸登陸。因此,無論是攻荷登台第一個上岸點或是主帥鄭成功親自乘坐的主軍船上岸點,都在台南市而非台南縣。 成功大學歷史系教授石萬壽表示,根據鄭成功隨身戶官楊英所著的「先王實錄」〔即後人稱的從征實錄〕記載,鄭成功進攻荷蘭人時的登台地點是在台南市的鹿耳門,永康市鳥松洲仔尾地區是後人翻譯自荷蘭人菲利浦.梅的書籍時誤植,錯誤的歷史不應該再繼續傳播。

鄭荷談判與鄭成功受降處?

14b0cf77511f51.png

一般說法「崙仔頂」是鄭成功接受荷蘭人降書的地點,立有國姓爺諭降荷蘭普羅民遮城守將之地〈今台南市東門圓環〉。之後鄭成功在此祭山川所以之後稱為「山川台」。


西元1661年 5月4日貓難實叮向鄭成功表示願意有尊嚴地投降。撤出普羅民遮城,聽說這裡是第一次議和是接受普羅民遮城〈赤崁樓〉守將的降書地點。


第二次議和:在文獻中荷蘭長官揆一獻熱蘭遮城投降,簽署城下盟約18條。於西元1662年 2月1日於普羅民遮城正式舉行受降典禮,下午在大員市鎮的稅務所舉行誓約、簽字、蓋章的儀式,互換條約。


西元1662年 2月17日荷蘭船駛離大員沿海,返抵巴達維亞總部的荷蘭末代台灣長官揆一則遭到逮捕,被荷蘭政府判處死刑,在印尼小島被監禁了12年後,才獲得政府的特赦,返回荷蘭。據聞於1674年其子女與友人向當局求情並獻二萬五千荷盾方而贖出。 西元1675年揆一出版《被遺誤的臺灣》一書,內文言述因東印度公司高層怠忽職守,馳援太慢致使台灣失守。


151515d3348202.bmp

當年這些地點並沒有明確的歷史證物,所以不同的學者間存在著不同地點的考據,在荷人 C.E.S所著〈被遺誤之台灣〉中這幅「鄭荷談判圖」描繪荷蘭長官揆一立於亭前向鄭成功求和的場面。不過石萬壽教授也指出,此幅是鄭成功來台第三天接見荷蘭使節的圖,確非受降圖。 此圖乃雲兄在原書中以高解析掃繪下來,很清楚的知道在圖中的右上方有一支荷蘭國旗,依地形判斷本人認為是熱蘭遮城。從角度來看,圖中描繪的地點大約是在「山川台」一帶,可見台江內海與遠方的熱蘭遮城。


參考文獻: 鹿耳門天后宮 狂戀府城-國姓爺上陸頭暝安營之地 南瀛學-電子報第51期 [田調] 洲仔尾採訪考查錄(五)(四)(三) http://mypaper.pchome.com.tw/jerrysinson/post/1281878995

TN87504033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